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财经信息>保险

在线检阅: 搜索

​保险牌照不再“香” 近两年来15家A股公司终止跨界保险业

访问量:

  3月19日,金发科技公告称,近日,经花城人寿筹备组及各发起人协商,综合考虑近年宏观经济环境及金融政策变化,一致决定终止筹备花城人寿。

  这并非首例A股上市公司跨界保险“打退堂鼓”。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以来,截至目前,已有15家A股公司宣布终止或退出设立、筹备保险公司。

  对于终止涉足保险业的原因,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险企人士及专家认为,一是近两年行业驶入低谷,投资保险公司的实际ROE及预期下降;二是宏观经济下行,股东方出资能力受限,投资险企“有心无力”;三是监管趋严,一些出资方有资本实力,但不符合其他监管要求。

  当“保险牌照梦”照进现实

  近年来,相继有上市公司终止设立保险公司的计划。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以来,截至2022年3月20日,已有包括海印股份、香雪制药、用友网络、ST天成、银江股份、海汽集团、贝因美、海峡股份等在内的15家公司退出或终止设立保险公司,涉及的保险牌照包括财产险、寿险和健康险等类型。

  进一步梳理发现,上述公司初步审议通过参设保险公司的议案多发生在2016年前后,而彼时成为上市公司参股、发起设立保险公司“高潮期”的原因有四方面:一是强化与主业的系统效应;二是降低融资成本,保险公司负债成本低廉;三是投资保险公司的ROE较高,且行业处于上升期;四是保险牌照的价值较高,有溢价属性。

  数据显示,2016年,共有70多家上市公司宣布拟参与投资设立保险公司;2017年,这一数值降为31家,同时,有4家上市公司宣布退出参与设立保险公司;2018年,拟参与发起设立和决定退出的上市公司数量分别为5家和3家;2019年,仅有3家上市公司拟参与发起设立险企,有4家决定退出。

  时移境迁,由于宏观经济环境及金融政策变化、筹建时间久、难以保证投资预期收益、与公司发展规划相关度不高等原因,许多上市公司发现投资保险公司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例如,海峡股份2021年底公告称,南华财险筹建近4年仍未完成,期间共有3家股东发起人陆续退出。考虑到原先南华财险投资评估的基础条件已发生较大变化,政策和环境难以保证投资预期收益,且与公司发展规划相关度不高,公司决定终止本次对外投资事项。

  此外,通过收购现有股东间接入股保险公司也是一种常见的方式。不过,保险公司股权交易也有遇冷之势。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去年以来,18场保险股权拍卖中,有10场因无人出价而流拍或失败,其中不乏一些起拍金额较高、单笔股权数量较大的保险股权。例如,福州天策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某险企3.2%的份额,起拍价高达1.6亿元,今年2月11日结束拍卖时仍无人出价。

  时过境迁的新问题

  除上述问题外,业内人士还提到,目前保险业下行、竞争激烈、监管趋严等正成为牵制资本涉足保险业的新问题。

  就上市公司设立、参股保险公司过程中按下“暂停键”,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提到三方面原因:首先,由于保险业转型改革进入深水区,发展面临的挑战加大,增速放缓,股东回报水平以及预期有所下降,对投资人的吸引力因此降低;其次,受宏观环境和疫情影响,很多企业经营遭遇困难,部分保险公司原有股东或潜在投资人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都承压,出资能力受到影响;最后,监管趋严,银保监会对股东资质和资金来源加强穿透和规范管理,国资委也严控产业对金融的投资,一些有出资意愿的股东无法成行。

  从行业发展现状来看,近两年,保险业增速明显趋缓。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2021年保险全行业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4.05%。拉长时间线来看,2020年、2019年和2018年,该数值分别为6.12%、12.2%和3.92%。由此可见,2021年增速相对较低。

  从行业盈利情况来看,2021年,75家非上市财险公司中,有23家出现亏损;64家非上市寿险公司中,有19家出现亏损。无论财险公司还寿险公司,并非稳赚不赔,个别险企甚至连续多年出现亏损。

  而且,随着此前保险公司数量的扩围,行业竞争日趋激烈。IPG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记者表示,近两年,上市公司申请设立保险公司的热情逐渐降温,上市公司跨界保险频频折戟,原因或在于越来越多的保险企业进入市场,加剧行业竞争,让新设立的险企生存困难。而在现金流未进入正循环的状态下,依靠浮存金投资盈利的模式也难以实施,因而导致上市公司被迫纷纷按下“暂停键”。当前保险股权交易遇冷的原因主要是,在亏损和盈利前景不明的情况下,投资价值下降,潜在接盘者较少所致。

  除行业驶入低谷之外,强监管也对保险行业高质量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2018年4月10日开始实施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是保险制度监管中基础性的制度,对投资人的准入门槛条件、股东行为、出现问题后承担的后果等进行了说明,通过事前、事中、事后的管理机制,规范股东行为。

  “近年来,保险行业监管更加规范与严格,尤其是对于保险公司大股东的行为规范与资格提出了准入门槛。”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过去一些上市公司试图通过参与设立保险公司使自身业务金融化,或通过参股来达到和保险公司的某些关联交易,分享保险市场带来的红利。

  在周瑾看来,现有保险公司在目标客群、产品和经营模式上有比较明显的同质性特征,竞争也很激烈,因此,未来监管放行的新增保险公司应该主要是一些针对特定领域和人群,产品和经营上有差异化特色,能够对现有市场形成更好补充的机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