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手机版 | | English | 无障碍浏览 | 政务邮箱 | 即时通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要闻>政务动态

【赣州70年·解放的故事】通天岩劝降记

发布日期:2019-08-14 09:04  来源:客家新闻网-赣南日报;  发布部门:  字体:[ ]

 1949年春节前夕,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大获全胜,全国解放已成定局的新形势下,我奉地下党组织之命由上海转回江西,为迎接和配合赣州解放作好准备。2月中旬由人介绍,我认识了当时正在招兵买马组建赣县和乐区联防办事处的温敬奎主任。温敬奎满口答应让我到他名下当股员。

  和乐区联防办设在水西和乐桥圩背赖家祠内,右滨赣江,前接公路,南来北往,交通便利。联防办有一正两副3名主任。正职温敬奎30多岁,本地人氏,年少当兵,15岁就加入了国民党,1948年在吉安国民党23军当团政治部主任时成了派系倾轧的牺牲品。正值一筹莫展时,赣县廖上璠县长登门请他出任联防办主管。

  1949年闰七月,赣州城里国民党党政军警中的一些权贵急忙南逃西窜。一天,不知是谁从专员公署摇来电话问温敬奎“想不想去台湾”,说若是去,车上还有一个座位,要他明天赶早动身。温敬奎一听没了主意,挂起听筒就往房里去找姨太太。姨太太听说只有一个座位就哭哭啼啼,发誓“要死就死在一张床上”。我顺声进去对温敬奎说:“你城里还有老婆孩子,你若走了,他们问哪个要吃要穿?”姨太太不明白我说劝的用意所在,总以为全是帮她讲话,哭声渐小紧逼温敬奎表态,直至听他赌咒不走了,才破涕为笑。后来,和乐区联防办搬到了通天岩。

  8月7日,我从城里把湖南全省和平解放的消息带回通天岩。当天上午便有八九名警士请长假回去了。8月8日,我认为到了可向温敬奎亮明意图的时候,拿定主意动员他联手来把和乐乡政府和联防办一锅端掉,为迎接和配合解放赣州扫除障碍。当天晚饭后,我邀他去忘归岩吹吹风谈谈心。他盛赞解放军了不起,突破长江天险,解放南京上海,排山倒海,锐不可当。我则着重讲杜聿明、邱清泉在淮海战役被俘,讲傅作义拱手让出北平归顺人民,讲程潜、陈明仁在长沙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温敬奎说这都是他过去敬仰得很的大人物。他说这几个月都睡不安稳,何去何从想了又想,站在十字路口,生怕再错一步。他说他也曾想过弃暗投明,可又摸不着门路,怕人家嫌他十几岁就入了国民党。我试着问他:“若是有人牵线搭桥,你敢不敢过河?”他说:“那还用问,真是求之不得。”我想彼此都无须再猜哑谜了,便向他直说了身份来历。双方拉近了距离,消除了顾虑,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商量了下一步怎么办。

  8月9日清晨,赖排长吹哨子喊集合,温敬奎出面讲话,从湖南省和平解放说到赣州城里垒沙包喊防火,然后说联防办、乡政府都解散,大家先回去和父母妻儿一起等待解放,最后交待一句:回去都要规规矩矩,不做坏事。一度受扰的通天岩恢复了昔日的宁静。我和温敬奎、赖排长留在通天岩忙了两天,从从容容地把公文信札装进铁皮档案箱里封存上锁,将10多支长枪卸下扳机分别捆扎系紧,上百发长枪子弹一一装入木箱,一切整理有序后统统搬到广福禅林殿后的石窟储藏,请来住持方丈过目清点,委托代为保管,切勿对外声张。其余粮油柴草一概存放庙内,明确交待所有物品都要等解放军来后方可交出处理。诸事完毕,3人始辞庙进城。

  8月14日,赣州宣告解放。16日,我去水西区政府协助县公安局老杨同志收缴地方武器,行前通知温敬奎去市军管会报到投诚,他随身交出一部自行车、一支手枪、一部电话机和两百多银元。(谢辅安/口述  记者朱俊兴/整理)

  (原载于2009年8月14日《赣州晚报》T6版)

[责任编辑: 肖靓]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评论